发展列车开进浮罗第一公冢福建公会抢救百年墓碑

发展列车开进浮罗第一公冢福建公会抢救百年墓碑发展列车开进浮罗第一公冢福建公会抢救百年墓碑发展列车开进浮罗第一公冢福建公会抢救百年墓碑发展列车开进浮罗第一公冢福建公会抢救百年墓碑发展列车开进浮罗第一公冢福建公会抢救百年墓碑发展列车开进浮罗第一公冢福建公会抢救百年墓碑发展列车开进浮罗第一公冢福建公会抢救百年墓碑

一场土地拥有权纠纷,让淹没在浮罗山背树林中约百年的浮罗山背福建公冢第一公冢,得以重见天日。浮罗山背福建公会当初有意向州政府申请回三块公冢土地,却无心插柳,揭开百年公冢的神秘面纱,也有系统的为每一块墓碑做了详细的文档与照片记录。这座公冢最早的墓碑年份是咸丰五年(1855年)。石刻的“咸丰”两字早已模糊,但轮廓仍能叫人辨识。发展列车终将缓缓走入西南区,打破多年来的宁静。不论公冢土地问题如何,民间这一自发的举动,已为槟岛西南区地方史发展的构建,留下珍贵的史料。

槟城地方史的整理与构建,享誉全马,範围多集中在最早开埠的乔治市地区。岛的另一端,槟岛西南区华裔先贤当年在穷乡僻壤走过怎样的道路,如何挣扎求存,如何贡献当时的农业社会,后人对此并没有完整的记录与研究。

发展列车终将缓缓走入西南区,打破多年来的宁静。而义山是研究地方历史最重要的史料之一,从中可窥探地方先辈的祖籍,掌握他们扎根的年代,以及他们如何与当地的经济发展产生联繫等。

浮罗山背福建公冢第一公冢地段附近,即将建立可负担房屋,目前,发展商正在进行扩路工程,并向州政府购买部分义山土地。

由于发展商在清除树林开路的过程中将触及藏在义山里面的17座孤坟,因此引发了一场纠纷,并引起人们关注。

浮罗山背福建公会的座办林桂凤受访时说,早在此事发生前,他们已花超过半年时间走访丛林中的第一公冢,记录古坟资料,并拍照存档,最终记录在案的墓碑有61座。

160年历史 真貌神秘

这样的民间创举,初衷很简单,仅因管理层想重新申请回这块历史超过160年、目前佔地1.8依格的公冢土地。

林桂凤说,浮罗山背福建公冢第一公冢、第二公冢及清水祖师兹山寺后方的一块土地,在英殖民时代已转名在州政府名下,原因不明。

为向州政府证明这里确有百年坟墓的存在,勇敢的林桂凤在一名同伴陪同下,结伴披荆斩棘,走入隐蔽多年的树林。

第二公冢地段在第一公冢对面,年代较后期,仍有后人拜祭。至于第一公冢,对目前土生土长的浮罗山背人来说,甚至是许多中老年人都未曾见过它的真实面貌。

林桂凤披露,浮罗福建公会理事在每年春祭与秋祭,都会在树林外为第一公冢举办总拜祭仪式。

“但自大家有记忆以来,这里看上去就是一片高高的丛林,也不懂何时就不再有人来拜祭,多年来没有人真正走进去看个究竟。”

“第一公冢”的真实面貌,曾经非常神秘。

林桂凤招友齐入山

寻访记录百年墓碑

64岁的林桂凤不是历史学者,只是一名普通的民间座办(泛指社团或会馆的负责管理者)。虽然她的初衷不是“维护地方历史”那样的伟大使命,但在记录百年先人墓碑的过程中,她一点也不马虎,并对这些墓碑的时代如此久远感到惊讶。

在四处讨教后,他们巧用民间智慧,用麵粉涂抹出已模糊的石刻碑文轮廓,也为碑文重新补上红漆。

为防山蚊,林桂凤与同伴一入林即点燃一片片的蛋托,她也猛讚这样的民间驱蚊偏方效果一流。

山坟里平日无人,更何况是这样的百年山坟,多年来连清明节也是孤清冷寂。

林桂凤说,一开始她也感到担忧,因此不敢独自前往,一般都是在与友人结伴同行下到访义山。

访问过程中,林桂凤拿着自己辛辛苦苦整理、分析好的资料,向记者说起这座第一公冢的特别之处。

她指出,浮罗山背福建公冢第一公冢很可能是槟岛西南区年代最久远的华人义山。对每一个石碑上字迹不一的石刻碑文,她可以感受先人当年以碑为纪的用心。

“百多年前,浮罗山背应是一片荒山野岭,村民受教育的程度不高,很多人识字有限。这些石刻碑文有的字体整齐,有的潦草,不管是请读书人协助,或亲自操刀,都可看出他们很用心为亲人留下最后纪念。”

由于年代久远,林桂凤与朋友们能记录到的墓碑只有61个,记录的资料包括姓名、祖籍、逝世年份,另有6个坟墓的祖籍及逝世年份模糊不清,无法辨识。

他们从第一公冢里记录到最早的先人逝世年份是1855年(咸丰五年),最迟是1896年(光绪二十二年),时间横跨41年,历经中国清朝从咸丰、同治到光绪三位皇帝,正值满清政权在风雨中摇摇欲坠的中国晚清时期。

墓碑只刻逝世年月 缺生辰年份

据浮罗山背开埠史,英国东印度公司1794年在浮罗山背开发丁香和肉荳蔻种植园。历史悠久的浮罗山背耶稣圣名堂则建于1854年,估计从1794年至1854年间,浮罗山背已有成型的农业活动。

林桂凤说,在一百六十多年前,浮罗山背应该就有蓬勃的打石业,因为除了一块块的石碑,他们还发现树林里有供丧府成员休息用餐的石井、冢亭石柱、石灶等遗迹。

究竟这些百年墓碑与近代墓碑有何不同?她披露,百年墓碑多没有刻下生辰年份,只有刻在右边的逝世年份及月份,因此,后人无从得知墓主逝世时的年龄。此墓碑群也依据华人传统墓碑规格,刻在左边的是孝男孝女名称,上边则是祖籍名称。

“这61个墓主的碑牌祖籍,均比近代的祖籍地名更细微。例如卒于咸丰五年的最‘年长’先人有两位,分别是祖籍金砂的徐来与祖籍东坑的谢亚赏。根据资料,金砂是中国福建省龙巖市永定县下辖的一个乡,东坑则应是中国广东省东莞市东坑镇。”

其他祖籍名称还包括仙游、官山、牺社、孚中、海田、岛监、虎仔、水立、昔邑、龙尾等。当中,“虎仔”祖籍最引人深思,林桂凤说,她对此也不得其解。

“中国福建厦门有座山叫虎仔山,中国南方也有不少地名以虎为名,此虎仔究竟是哪个虎仔,仍有待研究。”

林桂凤带领记者去实地了解古坟时,仍需带着镰刀以斩断高高的野草,才能顺利入山看这些沉寂多年的坟墓。

墓碑的先人名字皆有名有姓,女性先人的墓碑大多刻夫家与娘家姓氏。其中有一座孤坟只刻着“黄妈”二字,没有名字也没有原姓。黄妈的祖籍字样已模糊不清,石碑上记录她卒于光绪三年(1877年),墓碑由金字辈的诸名孝女所立。无从得知这名没有儿子的黄妈,生前在浮罗山背过得如何,又是从哪来,她的后人是否还在这座山上生活?

一墓主逝于清朝棋祥元年

年号仅存在约2个月

林桂凤说,其中有一名墓主“仙敬叶公”的卒年非常特别,写着“棋祥元年二月吉日”。许多人对中国晚清历史上的这个年号感到陌生,因为它的存在不到一年。

根据中国年号历史,咸丰帝崩于热河行宫,临终前诏令以肃顺为首的八名顾命大臣,辅佐继承皇位的6岁皇子载淳。

八大臣9月3日拟定隔年改元“棋祥”。但不久爆发辛酉政变,八大臣被西太后慈禧、东太后慈安、恭亲王奕訢联手击垮,同年11月7日下诏废“祺祥”年号,改元“同治”,意为两宫皇太后垂帘听政,共同治国。

根据资料,棋祥年号存在仅约2个月,现存民间文物刻有棋祥年号的,也少之又少,是稀有之物。百多年前通讯不发达,叶仙敬先贤逝世时,浮罗山背华裔先民很可能还来不及知道遥远的祖国又换了年号,让这在政局动荡中昙花一现的“棋祥”年号,得以在南洋小岛偏乡留下印记。

发展商开山扩路 触及17座百年孤坟

林桂凤指出,发展商在开山扩路过程中,触及隐蔽林中的17座百年孤坟。

她说,浮罗山背福建公司在近期的特别大会上,决定要为这17座古墓主持拾金仪式,并将之往内迁至同一坟地的更深处。但她说,由于仍有土地拥有权问题,所以需先与州政府当局洽谈,包括再尝试申请回三块坟地的拥有权。

如今,她与伙伴们已开始为第二公冢的墓碑做记录。她说,第二公冢规模更大,约有八百多个坟墓,目前已记录了约500个,记录在案最早的墓碑年份是光绪年间。

林桂凤与同伴为每一个坟墓编码,一入坟地,遇到的第一个坟墓即为第一号,以此类推。她还记得第一次入林为第一公冢的孤坟做记录时,眼前的野草长得比人高许多,里面一片幽暗,必须逐一斩掉野草、荆棘,才能稍微重见阳光。

在林桂凤与同伴的努力下,这一批隐蔽在幽幽丛林中百年的槟岛西南区华裔先贤名字,才得以重见天日,并被永久记录在后人的档案库里。

关键字: 百年公螜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