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中国家另一波全球金融危机佐摩

索罗斯、盖茨和其他专家一直预言会有另一波金融危机。国际清算银行前高层迪特斯和哈门在新书《必需改革:七国集团(G7)模式的计时炸弹》中警告,主要归因于大多数发达国家的政策,全球金融系统存在“倒数的计时炸弹”。

近期发生的事情证实了这个恐惧。许多新兴市场货币已受到相当的压力,印尼盾、印度卢比和南非兰德自今年初起都在挣扎。巴西里亚尔6月大跌,阿根廷即使寻求国际货币基金(IMF)援助也无法让比索稳定。当土耳其挣扎着让里拉稳定,许多欧洲银行的曝险提高了另一波全球金融危机的恐惧。


为何有脆弱性?

这种脆弱性的核心是一些基础弱点,包括自1971年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后国际金融的“无体系”,和持续使用美元作为主要国际储备货币。

这让逆差国对比顺差国承受负担,并确保对美国货币政策的近乎普遍脆弱性。因此,大多数国家储备美元作为预防措施(如“保护措施”),而回避诸如投资社会福利项目等选项。

这些2008-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导致的弱点,决策者不仅无法应对,还增加了其他问题。回避了更有力和持久的财政政策干预,货币政策实质上成了唯一的政策工具。以美联储为首的主要中央银行采取“非常规货币政策”,把实际利率推低,甚至进入负数领域。

提供较高回酬的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EDEs)暂时经历了巨额的短期资本流入。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外债自全球金融危机起增加到超过40兆美元。根据国际金融协会(IIF),26个大型新兴市场综合债务对国内生产总值(GDP)比率从2008年底的148%,升到2017年9月的211%。


“快钱”提高了家庭和公司债务,促成了房地产和金融资产泡沫。根据国际货币基金2018年4月的财政监测报告,全球债务2016年达到164兆美元,或占全球GDP的225%,而全球金融危机前仅占125%。IIF报告,2018年初全球债务升破247兆美元,即相等于GDP的318%。

债务水平上升对全球经济有严重的风险。没有了“快钱”,美联储继续通过提高政策利率来“正常化”货币政策,资本撤走到美国会破坏新兴市场货币。当债务违约随着利率增加,而收入增长保持停滞,世界就对金融危机更脆弱了。

能力减低

发达和发展中国家拥有的政策空间都比全球金融危机期间来得小。大多数政府在大型金融救市后承担更多债务,并放弃维持强健复苏的努力。

根据IMF 2018年4月的财政监测报告,发达经济体的平均公债于2017年是GDP的105%,限制了应对危机的财政能力。同时,经过10年的“非常规”货币政策,货币政策选项已经耗尽。

在新兴市场和中等收入经济体中,一般政府的债务-GDP比率于2017年几乎达到50%,这种水平仅见于1980年代的债务危机。在低收入发展中国家,2017年比率超过40%,自2012年起已攀升超过10%。

南方中心首席经济学家阿奎斯的《玩火》强调了发展中国家自己造成的脆弱性。因商品价格下跌和全球贸易停滞,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的公债-GDP比率很可能上升,而因更深的全球金融一体化,这些国家几乎没有货币政策独立性。

全球增长趋弱

当企业界忙于低息信贷的合并、收购和股票回购,而非投资在实体经济,金融界已成功把主权债务描绘成“第一公敌”。

被金融资本绑架后,世界各地的政府已浪费了改善生产能力的契机,并未在实际利率的历史低点时投资在基础设施和社会利益。全球投资率对全球GDP的比率约为24%,仍低于危机前水平(约27%),自2010年起,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的投资率不是降低就是停滞。

因“快钱”的货币政策,无法应对薪金下跌的GDP份额、执行人员薪金上升和资产价格泡沫,已继续使增长中的收入不平等和财富集中更加恶化。同时,政府开支和公共服务的重大削减,虽然降低了最高税率,但是造成了愤怒和不满,经常被归咎于“其他人”,促成了“种族-民粹主义”的扩散。

反过来,增长中的不平等限制了总需求,后者一直是通过不可持续地提高家庭债务来维持,即不正当的“金融包容性”(financial inclusion)。

完美风暴?

货币市场的动荡是肇因于发展中国家有限的经济政策空间。全球金融危机10年后,发展中国家仍然经历较低的增长和投资率。

新兴市场经济体的金融界如今与国际金融市场有更多和更深的联系,也反映在更多外国人持有股票和政府债券,一旦巨额的资本外流,将造成金融危机。

同时,近期商品价格下跌,已加速了低收入国家的债务上升。根据IMF,60国中有24国(40%)如今不是面临债务危机就是有高度脆弱,这个数目是5年前的两倍,有数国已经寻求基金救市。

使问题恶化的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国家的优惠性援助减少。此外,更多的债权人不属于“巴黎俱乐部”,并无义务以较不艰巨的条款处理主权债务。同时,贸易和货币冲突的增加,使已贫穷国家的痛苦更加恶化。

(作者为政府顾问理事会成员之一,前经济学教授,曾任联合国助理秘书长(经济发展),2007年获颁推动经济思想前沿的华西里·列昂惕夫奖。)

上一篇: 下一篇: